首页 > 古代言情 > 王爷太能作 > 第680章 山花烂漫时

第680章 山花烂漫时(1/2)

目录
好书推荐: 鬼古契约 豪门婚宠:总裁诱妻请翘家 快穿之渣男渣女复合记 爆宠田园:秀才家的小娘子 奇门高手在都市 武炼阴阳【下架烂尾】 贵夫临门 我们生活在南京 重回七零:赚钱小娇妻 大明航海日记

王爷太能作第680章 山花烂漫时: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慕沉川就恨恨的戳戳他的胸膛:“不怕死的人是你,你还巴不得求一死!”她歪着嘴角假装恶狠狠的,“从病榻上下来还不足半个月,你最好让本姑娘省点心!”她气呼呼地,“明知道当时姬旻聿没安好心,你还会一脚踩下去,这是摆明了我会死心塌地吗!”

她说起这些个事就一肚子怨气,看看谢非予现在三分病容,那是他花费了大半年才从鬼门关走回来的历程,男人身体里的蛊虫深埋十多年之久哪里是那么容易能够药到病除的,加之那个夜晚被提前诱发,他本是阎王殿中的名册在案,是慕沉川非要铁了心陪他走一趟断头台!

这小姑娘生气归生气,可看起来更像是在生自己的气,哪里敢有半分的埋怨身后那色授魂与的男人。

谢非予大咧咧的毫不掩盖:“我的确没有料到姬旻聿会有尸虫香,当夜病发,是意外。”算计的到是他的本事,算计不到的,是他的失失策,尤其是易先生的枉死,那个老头子拿起刀剑刺向自己的时候,叫人不堪惋惜。

就好像男人说的,谢非予不是神,不是佛,圣人千虑尚有一疏,更何况谢非予不过是个普通人。

“啪”,慕沉川气恼极了锤他一拳又不敢下重手,她一点儿也不喜欢男人这般恣意无谓的态度:“你这一条命是易先生换回来的,就算对不起我也不能对不起他。”

易先生为了谢非予早已豁出了性命在所不惜,他寻得了解蛊的法子却被姬旻聿捷足先登,在宣政殿中一把火烧毁了所有的后路,就连慕沉川都会觉得,此生无望。

可是,绝处逢生时,唯柳暗花明处。

宣政殿的密道、御花园的冰库,帝王殿的天时地利,恰对上了易先生的人和。

“你到底……是怎么知晓易先生留下了退路?”慕沉川很是不解,这对主仆的默契超过了所有人的遐想。

谢非予的目光就触到了悠悠扬扬的青天白云,似在天穹深处还会见到老人家宽慰之情:“你可曾见过易先生消极处世?”

慕沉川摇摇头。

从易晟的儿子死在匪贼之手、家破人亡,到老头子的半百之交张衔太医因他亡故,易晟从未表现出一个老头子颓然又消极待世的情绪,他视谢非予为恩人,为主人,为自己嫡亲的儿子一般,却在那个晚上感慨万分的说着,尘归尘、土归土——这一切的冤孽似叫人无法理解又难以下咽,不如,与这黄泉碧落为伍,超脱了然尘世。

此行九死一生、有去无回,他既然有意隐瞒行踪便已料得到自己暴露在了东宫的监视之下,易晟为谢非予所配的解药确实被姬旻聿烧毁了,可是太子不会知道,易晟的后路——在西夜。

老头子有了猜忌便小心谨慎早已将半成的方子交给了西夜新帝,萧楚睿——他将药方嵌入了海潮生中请匠人将八宝点凤朝阳钗重新打造然后交托给了隅岭的商人带去西夜递呈给新帝心腹萧殊羡大人,如果嘉明帝当真如同谢非予所说的那般是个聪慧藏拙的明君,那么定然会发现钗鬟的所有秘密,要阻止自己知晓的一切落在姬旻聿手中,唯独将解药留在最遥远的西夜。

尘归尘,土归土,该回到最原始的地方去——西夜,那遥远的母国,根基所始的土地,才能找到一线生机。

谢非予这溃败的身体在天怙城经过大半年的调

息才勉强能下床走动,那些没日没夜呕出的淤血和蛊虫叫慕沉川现在光是想象都浑身鸡皮疙瘩生起,结果呢偏生遇着姬詹风尘仆仆的来寻源,看看男人的气色,慕沉川一惊一乍又担惊受怕。

她是气极了恼极了,恨极了这男人又爱惨了他,身后温柔微暖的气息好像一团红梅解冻了芳菲蹙然变成盛放的芍药,小姑娘仰起脸伸手就能触碰到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她轻轻摸了摸:“疼吗?”

“不疼。”男人微微错愕间目光突然涣成了柔情万种,叫慕沉川心头猝然一紧,夭寿,她就知道自己这辈子都逃不开这个男人的迷惑。

慕沉川突然觉得时光荏苒,若能这般与他并肩而立看大好河山、锦绣如画,似也是最好的日升月落无所替代,可是她却永远忘不了那场大火之中倒影出的残像——慕沉川冲破火光和灼烧的殿门后见到的是一身鲜血淋漓的谢非予。

他不像恶鬼,反而像极了正要浴火重生的凤凰。

男人当时重重的喘着粗气,脸庞因为热浪和星火的灼熏而通红通红,冰冷的长剑正刺在姬旻聿的心口,热血与火色本就没有区别,他浑身跟从血海里捞出来一般,见到飞蛾扑火连裙摆都已经被火花点燃的慕沉川时,不可谓不震惊。

这蠢女人是来做什么了?!

显而易见。

追随也好殉情也罢,你爱怎么说都随你,姑娘甩下话茬。

傻不傻?——男人突然一声惨淡呛笑。

不傻,就不会来这里和你走一遭阎王殿了!——慕沉川飞扬的袖摆上有着蝴蝶穿过荆棘遍体鳞伤的痕迹,她看到谢非予呆愣的样子,眼神中坠着几分无欲无求的颓然,大步跨上,“啪”的,耳光已经恶狠狠的抽打在了谢非予的脸庞。

她不知道自己眼睛里的刺痛是因为烟尘还是因为酸楚,泪水模糊了所有的表情:“谢非予,上苍安排我来到你面前,是为了让慕沉川一人抱憾终生、踏雪独行吗!”

她当时下手很重,不留半点情分,谢非予欠她的,这辈也还不清也休想还清——她更不想知道,若是自己没有闯入,谢非予会不会选择终此了断。

慕沉川摇摇头,男人好似察觉到了身边的小东西在想什么,突得脚步一个踉跄惹得那姑娘收起胡乱思绪忙不迭搀起他半袖衣衫,看看,好似谢非予对于拿捏慕沉川的心**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慕沉川好像觉得自个儿着了男人的道,因为她瞧见谢非予唇角的笑意浅浅淡淡,可她反而更加揽紧了臂弯:“你什么时候才把蓝衫召回来?”

“你这么想他?”谢非予揶揄。

“我是怕他学坏了,”榆木疙瘩被佛爷丢去了西夜美曰其名是天怙城的特使该多和萧殊羡大人沟通沟通,慕沉川眼角一抽,“佛爷你该不是看萧大人与他投缘所以……”

“本王说过了,从不乱点鸳鸯谱。”分明此地无银三百两。

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苏云雪云乾 冷若寒夜迁晟 汪星医妃靠卖萌上位 将军嫡女狠绝色 风若歆幽予胥 风若歆上官灏 霸道龙君快放手 柳枂枂柳安康 白小怜百里炀 风若歆褚俊宇
返回顶部